• <nobr id="83s2t"><strike id="83s2t"></strike></nobr>
  • <i id="83s2t"></i>

    <s id="83s2t"></s>

    <span id="83s2t"></span>
    <rt id="83s2t"></rt><cite id="83s2t"></cite>

      節能減排節能減排

      PPP:PPP項目融資方式及其適用范圍

      來源:張繼峰 編輯:辦公室 發布時間:2016-07-26

        作者簡介

        張繼峰,男,中共黨員,經濟學學士、法律碩士,從事金融工作十余年,具備基金、證券、期貨從業資格,曾任建設銀行成都某支行副行長(主持工作)、成都市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總經理、四川某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公司副總經理、成都市投融資商會副會長等職,現任北京云天新峰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合伙人。

        截至2016年6月30日,財政部PPP中心已有9285個總投超過10.6萬億的項目入庫。其實各省都有自己的PPP項目庫,粗略計算,省庫項目數量應該是財政部庫的3-5倍,即PPP項目總規??赡苁?0-50萬億。如此龐大規模的項目如何落地,最關鍵的是如何融資,已成為業內討論的焦點。本文嘗試探討實際操作過程中,PPP項目的融資方式及其適用范圍,以及最新的融資動態,以期對PPP項目落地有所裨益。

        一、PPP項目融資涉及的金融領域

        PPP項目的投融資結構(交易結構)一般如下圖所示(以具有一定收入,但又需要政府財政可行性缺口補助的項目為例):

        PPP融資有三個顯著特征:

        一是社會資本出資(或融資)比例大。如上圖的交易結構里,政府方一般只出資項目資本金(項目總投的20-25%)的一定比例(5%-20%),即總投的1%-5%,其他項目投資資金(包括股權和債權資金,一般占比達到項目總投的95%以上)都需要社會資本方自投或引入融資。

        二是PPP融資是全生命周期融資。PPP項目目前的期限通常是15-30年,在如此漫長的期限里,融資工具通常要貫穿PPP項目的整個生命周期,不僅在項目公司成立層面需要股權融資,在成立后還需要項目建設所需的債權融資,在運營期還需要資產證券化、資產支持票據等融資,在退出期還需要并購貸款、IPO、新三板掛牌等資本市場融資(當然社會資本退出方式目前還是以政府方回購為主)。因此可以說,PPP融資是全生命周期融資。

        三是PPP融資是全方位融資(組合融資)。對于項目公司來講,PPP融資通常既包括股權融資,又包括債權融資,而且還有股債結合(明股實債、投貸聯動)。股權融資和債權融資的范圍非常廣泛,幾乎包括了大部分的金融機構和金融工具。因此可以說,PPP融資是綜合性、全方位的組合融資業務。

        上述三個特征,使得PPP融資對金融機構、融資咨詢機構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當前我國金融體系尚處于分業經營的狀態,單一金融機構(如銀行本身)全方位融資的專業性不足(不排除很專業的從業人員,但以銀行龐大的隊伍來講,全方位金融專業人才還很欠缺);此外,由于考核方式限制(通常只考核本金融機構的業務績效),單一金融機構對整個項目打包融資的動力不足。另一方面,PPP咨詢業才剛剛起步,目前為PPP項目提供咨詢的機構大多是傳統的工程造價咨詢、財務咨詢、管理咨詢類公司,其PPP全方位融資咨詢能力和融資專業性還十分有限。因此,急需涌現專門的融資咨詢機構為PPP項目“保駕護航”。

        閑言少敘。通常情況,PPP項目融資可能需要的金融工具有以下幾類:

        1、PPP產業基金:如1800億政企合作投資基金(財政部PPP基金)、1.2萬億國開行PPP專項基金、各地“地方政府引導基金”、“城市發展基金”、各參與PPP項目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等等。

        2、債券融資:主要包括由券商承銷的公開和私募募集的政府債、城投公司企業債、公司債、項目收益債和停車場、地下管廊、養老、戰略新興產業、綠色產業的專項債券、永續債等;以及由銀行承銷的短期融資券、中期票據、PPN(非公開定向融資工具),等等。

        3、銀行融資:主要指直接或者間接來源于銀行的資金融資,包括貸款(體現為固定資產貸款或銀團貸款)、理財資金等;

        4、資管計劃:包括券商資管、基金資管、保險資管、信托計劃等;

        5、其他融資工具:主要包括資產證券化、融資租賃、資本市場直接融資及并購重組、政策性金融工具等其他金融工具。

        上述金融工具有些為直接融資(如債券類、資管類、資產證券化類),有些為間接融資(如銀行貸款、融資租賃等);大部分既可以做股權、又可以作債權進入項目公司,少部分間接融資類只能作為債權資金(如銀行貸款)。那么這些融資工具一般有什么要求,PPP項目怎樣適用這些融資工具?這跟PPP項目的投融資特點有很大關系。

        二、PPP項目投融資特點及其問題

        如上圖所示,從投融資角度來講,PPP項目一般有以下幾個特點:

        1、社會資本承擔大部分資金的融資責任。一般情況下,政府出資很少的比例,大部分資金需要社會資本投入。社會資本投入資金有兩部分,一部分為社會資本自有資金,以股權投資形式進入項目公司;另一部分以項目公司為融資主體,由社會資本負責引入資金(股權和債權都有)。也就是說,社會資本承擔PPP項目融資的主要義務。

        2、融資增信主體缺失。上述結構存在一個突出問題,就是融資增信主體缺失:在PPP模式中,政府不負責融資,也不為融資提供增信,甚至要求不允許對PPP項目為社會資本保底承諾(如“財金[2016]32號”文);而目前的社會資本多數為大型央企、國企的施工企業。由于PPP項目動輒十幾億、幾十億投資,施工企業不可能全部由自己投資,大部分建設資金需要從金融機構融資。而按銀行的授信要求,項目公司一般不具有授信能力,通常是對由項目公司的股東提供“增信措施”,例如擔保、回購等;作為股東方的施工企業,又由于承債能力有限、上市公司并表等原因,不能為項目公司融資提供擔保。結果是政府、施工企業兩個股東都不能為項目公司的融資增信,增信主體缺失,融資困難。

        3、政府提出的合作條件苛刻,影響項目融資能力。PPP是融資模式,也是一種管理模式,是由傳統的政府對公共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的大包大攬,轉向與社會資本合作,利用社會資本的資金優勢和專業能力,共同管理。但多數地方政府還未轉變思路,將PPP看成一種行政許可的手段,提出的條件相對苛刻,例如:融資成本(或項目公司內部收益率)不超過多少、沒有補貼或補貼很少、政府不兜底、不增信、按績效考核付費等,加上法律法規不健全,在救濟措施方面對社會資本沒有足夠保障,導致社會資本積極性不高;又由于PPP項目融資主要靠社會資本,因此也影響了項目融資能力。

        其實,目前真正落地的PPP項目,多數與國家推行PPP的初衷有一定差異。國家推行PPP的初衷,是希望通過政府與社會資本在發揮各自優勢的基礎上,通過公共設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既解決政府投資方面的資金壓力,控制地方政府債務擴張,又發揮社會資本資金和專業管理能力方面的優勢,還為民間社會資本(央企國企以外的民間資金)找到穩定投資的“出口”。社會資本的責任不僅是“B”——建設,更主要的是“O”——經營和管理。但如前所述,參與PPP項目的社會資本主要還是央企國企類施工企業,而施工企業的優勢主要在“B”,目的是賺取施工利潤,對“O”興趣索然;真正的有能力進行“O”的社會資本(如民營專業類公司),又由于合作條件苛刻、對社會資本合法權益保障不足、融資成本高、項目投資回報率低,且社會資本還要承擔建設、運營期的主要風險等原因,參與PPP項目十分謹慎;PPP融資機構實際上也是社會資本,是社會資本中的財務投資人,目前通常與施工企業組成“聯合體”參與PPP項目競爭性磋商,因此PPP融資也同樣遇到瓶頸。

        三、PPP項目融資方式及其適用范圍

        盡管有PPP項目投融資的上述問題,但PPP融資也有規律可循,下面重點分析PPP項目融資的各種方式和適用范圍:

        (一)PPP產業基金

        PPP產業基金及類似的城市發展基金、政府引導基金、PPP母子基金等,越來越成為PPP融資的主力軍。(舊文參閱:PPP產業基金投資運作模式及風險控制)。

        1、分類:政府引導型基金和項目融資型基金、地方發展基金和業務獲取基金、行業產業基金和地方產業基金、母基金和子基金、新項目建設基金和債務置換基金、債權(明股實債)型基金和同股同權型基金等幾種分類方式;

        2、投融資模式:產業基金的主要投融資模式,是以私募股權基金形式,通過結構化設計和杠桿效應募集資金,以股權投資或股債聯動投資于地方政府納入到PPP框架下的項目公司,由項目公司負責PPP項目,政府根據協議授予項目公司一定期限的特許經營權,在基金存續期限屆滿時通過約定回購、份額出讓或資本市場變現實現投資的退出。PPP產業基金的投資模式一般包括純股權、股債聯動、純債權三種模式。

        3、特點:PPP產業基金一般有結構化和杠桿效應兩個特點。即基金由政府所屬投資公司或社會資本作為劣后級,金融機構資金作為優先級,杠桿比例通常為5倍(1:4)或10倍(1:9)。若產業基金為引導基金,投資到項目中只占到資本金的一部分(如10%),起到增信和代持股的作用,則產業基金的杠桿效應被再次放大,政府出資部分甚至可以放大到50至100倍。

        PPP產業基金對于PPP項目融資和落地有重要意義:一是有利于緩解地方政府財政支出壓力,同時為社會資本找到投資標的;二是有利于提高效率,加快地方PPP項目落地;三是有利于降低PPP項目的融資成本;四是有利于為PPP項目融資提供增信;五是可以為工程資本代持股份,解決工程資本不能控股項目公司的困境;六是可以與工程資本同股同權,為工程資本分擔風險。

        4、適用范圍:產業基金按照大類分,可分為引導基金(母基金)和項目型基金兩大類。引導基金一般對項目有要求,要求項目列入省級PPP項目庫,要求政府購買服務類的,一般性財政預算收入達到一定水平,對社會資本也有一些要求;項目型基金主要是為項目建設服務,根據項目自身情況和增信條件來選擇基金合作金融機構。

        5、評述:PPP產業基金2015年來發展迅猛,進入2016年更是加速發展。各地政府與金融機構紛紛成立動輒百億、千億的產業基金。但比較尷尬的是,部分地方政府對產業基金的認識及還不是很到位,基金管理公司甚至金融機構也經驗不足(筆者與很多銀行、保險公司溝通,有些尚無操作指引,經辦層無從下手),基金沒有發揮應有的作用,更多的產業基金還是以一個項目或幾個項目的“資金池”的形式存在;另一方面,基金的增信措施(是不是都要政府或社會資本增信?什么樣的項目,怎樣的標準可以做同股同權)、風險控制(風控關鍵環節在哪里)、退出機制(除了約定回購外其他退出通道的可行性)以及期限錯配(基金先于PPP項目運營期到期如何解決)等問題,有些政府、社會資本甚至金融機構都沒有考慮清楚。

        此外,由于產業基金的野蠻生長,也由于本文開篇提到的資產荒等原因,目前的PPP產業基金成為銀行、保險資金搶占PPP市場、打響價格戰的“主戰場”,基金的優先級資金成本甚至將到6%以下(有甚者降到5%以下),有些金融機構甚至賠本賺吆喝;而另一方面,基金的差異化、專業性(專注于特定產業)明顯不足,同質性嚴重。這些問題隨著PPP的深化都需要進一步解決。

        (二)債券融資

        這里提到的債券,主要是證券公司承銷的,由證監會(或證券業協會)核準的公司債,以及發改委審批的企業債、項目收益債、專項債等。不包括由銀行承銷,在銀行間債券市場交易的短融、中票和PPN(非公開定向融資工具)。債券融資,尤其是2015年年初以來,公司債、企業債和專項債的松綁和擴容,成為政府融資和PPP融資的主要工具。

        1、分類:主要分為發改委系統的企業債(含項目收益債、專項債)和證監會系統的公司債;公開發行的公募債和非公開發行的私募債;傳統企業債(依托企業本身發債)和項目收益債(依托項目收益發債)、專項債,等等。

        2、投融資模式:債券作為PPP項目的融資工具,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為政府平臺公司的發債,即對PPP項目投資人本身發行的企業債、公司債,對于PPP項目來講,其政府股東方股權出資資金,可能就來源于這種債券資金;另一類是對PPP項目公司發行的債券,一般為項目收益債。

        3、特點:債券發行最大的好處,是融資成本低:一般情況下,評級AA以上的主體年化融資成本在5%-7%(公開發行)或6%-8%(私募發行)之間。隨著利率下行,成本進一步降低,甚至有些評級高、實力強的企業,融資成本達到3%-4%。但硬幣的反面,是對于發行主體的要求非常高,公開發行的一般要求評級在AA甚至AA+以上,能夠達到AA+以上的企業在地方上屈指可數,且要求有足夠的資產支持發債(公開發行的債券額度不超過凈資產的40%),發債規模有限;即使可以發行私募債,但對于地方政府動輒上百億的眾多PPP項目來講,顯然遠遠不夠。

        4、適用范圍:與投資模式相同,發債對PPP項目融資的適用范圍有兩類,一類是給政府平臺公司發債,一類是給項目公司發行項目收益債或專項債。在如今政府平臺公司發債額度基本飽和的前提下,項目收益債及專項債券是很好的PPP融資突破口,尤其是證監會2015年1月推出“新公司債辦法”,國家發改委2015年4月推出戰略新興產業、停車場、地下綜合管廊、養老產業四個專項債、7月出臺“項目收益債”、12月推出“綠色債券”,以及近期的“雙創債”等試點,公司債、專項企業債、項目收益債發展空間巨大。專項債券有幾個優勢:一是發債主體可為項目公司,不占用平臺公司等傳統發債主體額度;二是不受發債指標限制,且發債規??蛇_項目總投的70%—80%(非專項債券發債規模不超過項目總投的60%);三是按照“加快和簡化審核類”債券審核程序,提高審核效率;四是多有財政補貼和金融貼息、投貸聯動等多方面支持。由于PPP項目融資增信主體缺失的普遍現狀,以現金流為支撐,僅需對債項進行評級的項目收益債、專項債,可以不占用政府財政信用和社會資本信用(有些需要政府AA級以上發債主體提供擔保),且此類融資業務剛推出不久,必將成為PPP項目融資新的藍海!

        5、評述:對于PPP項目來講,債券融資是很好的融資工具。但PPP項目發債有幾個尷尬:一是傳統企業債、公司債已經基本飽和,該發的企業都發的差不多了,空間不大,除非有些地方政府整合國資旗下各類國有企業,用新組建的國企集團進行發債;二是項目收益債是好,但要求項目是有穩定現金流的經營類項目,目前的PPP項目,以政府付費和可行性缺口補助類為主,多數不具備優質現金流,因此項目收益債有心無力;三是在當前資本市場陷入低谷、IPO、并購重組監管日趨嚴格的背景下,以債券承銷為代表的固定收益類業務成為證券公司的救命稻草,一家資質尚可的發債主體,有多達十幾家甚至幾十家券商圍追堵截,價格戰競爭之慘烈使得一些券商的承銷費報價僅為過去的十分之一(有的甚至報到1‰),收益甚至不能覆蓋成本;四是近期發生多起地方國有發債企業債務違約事件,導致債券市場風聲鶴唳。地方國企違約,直接會導致金融機構收緊對當地的融資,市場中的機構投資人投資國企債券也變得謹慎,造成當地融資困難;另一方面債務違約會抬高發債融資成本,造成“雙輸”的局面。

        (三)銀行融資

        銀行是參與PPP項目融資的主力,主要通過表內固定資產貸款,和表外發行理財產品募資參與PPP項目融資。當然,短融、中票、PPN等直接融資,也是銀行的業務范圍,但在PPP項目融資中占比較低,不展開論述。

        1、分類和投融資模式:銀行參與PPP項目融資的方式,主要分兩類:一是通過發行理財產品,募集理財資金,通過認購私募基金或資管計劃優先級份額(有些可以接受認購中間級份額),投資PPP項目股權或股權+債權,這種融資屬于表外融資,也是直接融資;二是銀行通過固定資產貸款、銀團貸款等產品,給項目公司授信,對項目公司來講是債權融資,屬于表內融資和間接融資。

        2、特點:銀行融資的特點,當然是由于銀行吸收存款或銷售理財產品,屬于法定的公募行為,資金成本低,規模大。但銀行融資有幾個不足之處:一是風控嚴格,授信條件高,要求主體信用(一般是銀行內部評級)達到條件、增信擔保措施符合要求等。表外理財資金現在通常也已納入銀行統一授信體系,與表內資金授信條件相同:二是銀行理財資金受投資人投資期限偏好影響,通常為中短期,一般不超過5年,而PPP項目期限較長,相比保險資金,理財資金參與PPP項目的期限錯配問題更嚴重;三是表內貸款資金受“三辦法一指引”限制,只能“實貸實付”(需要支付多少,貸多少,貸款資金不能在項目公司賬戶上長期停留),項目公司使用十分不便;四是銀行業務地域劃分問題嚴重,授信主體如果是跨區域經營,或項目跨省運作,需要兩地銀行配合為客戶或項目授信,無形中降低了融資效率;五是PPP項目投入大,單一銀行基于客戶集中度風險控制考慮,不愿全部自己出資,通常與其他銀行組成銀團,這就增加了融資推進的時間成本和溝通成本。

        盡管種種不便,但由于銀行資金的體量和規模在我國金融體系中占據舉足輕重的地位,又由于銀行資金成本相對較低,因此是政府融資和PPP項目融資最大的資金來源方。

        3、適用范圍:銀行理財資金可適用于PPP產業基金、資管計劃的優先級或中間級,可適用于單一項目股權投資中的優先級,也可適用于項目的債權融資部分;銀行貸款資金僅適用于項目投資中的債權融資部分。銀行參與PPP融資,對于政府財政實力、項目公司股東方實力、項目本身一般都有一定條件要求,尤其債權資金,會要求“第二還款來源”,即抵押或股東方、擔保公司擔保。

        銀行參與PPP項目的資金成本普遍不高,表內貸款資金通常在基準利率下浮10%至上浮30%(按5年期以上利率計算,大概在4.5%-6.5%之間),表外理財資金成本目前通常在5.5%-7.5%之間。

        4、評述:銀行資金無論是表外理財資金,還是表內貸款資金,都是目前PPP項目融資的“絕對主力”,產業基金、資管計劃,甚至融資租賃等資金,其背后的資金來源主要還是銀行。這一現象與PPP項目投資回報率低、風險低,銀行資金來源成本低、風險偏好趨謹慎有直接關系。另一方面,目前銀行資金參與PPP融資還是以“明股實債”為主,原因是:主觀上,由于分業經營狀態,銀行不能真正投資股權,即使通過基金或資管計劃變相持股,若債務違約銀行變賣資產后,所得款除本金、利息和罰息外,不能多收一分錢,沒有超額回報,相關人員還要受到處分,因此銀行沒有成為真正股東的動力;客觀上,由于銀行表外理財融資屬于直接融資,是銀行將融資企業的融資需求包裝并拆分后賣給投資人(多數是個人投資人),在此過程中銀行擔任的是承銷商的中介機構角色,承擔的不是資金風險而是聲譽風險。而對于具有“穩定金融使命”政治任務的國有大型銀行來說,有時聲譽風險甚至高于資金風險,有些國有銀行對表外理財資金的風控要求甚至比表內貸款資金要求還嚴格,因此國有大行是不能接受理財融資逾期和違約風險的。因此無論是主觀還是客觀分析,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銀行(尤其是國有大型銀行)以“同股同權”方式參與PPP項目融資,還不具備現實基礎,目前還是以“明股實債”的形式居多。

        (四)資管計劃

        資管計劃通常包括券商資管、基金資管、保險資管、信托計劃等。其實資管計劃通常是銀行、保險資金參與PPP的一種通道,屬于被動管理。真正的主動管理類資管計劃一般不參與PPP項目,而是參與證券一級半(定向增發)市場或二級市場。這里簡要介紹一下保險資管和信托計劃。

        1、保險資管:保險資管是保險資金借助資管計劃投資PPP項目的表現形式。2010年以來,保監會逐步放開了保險資金投資不動產、股權、金融產品、基礎設施債權、集合信托計劃、資產支持計劃、私募基金的限制,近期保監會更是修訂下發了《保險資金間接投資基礎設施項目管理辦法》,真正為保險資金參與PPP項目鋪平了道路。又因為保險資金具有成本低、規模大、期限長的特點,與PPP項目天然是“一家人”。因此保險資金參與PPP項目融資有很大前景。但不可否認的是,保險資金通常對項目和投融資主體要求也很高;且保險進入PPP之門剛剛打開,如何參與PPP,尤其是審批標準和安全邊際,很多保險公司還在探索,大規模參與PPP項目還需要一段時間。

        2、信托計劃:自2009年“四萬億投資”起,信托計劃成為政府融資的主要工具。但由于信托資金的私募特征,募集成本不具有銀行、保險等“公募機構”的成本優勢,在當前政府和PPP融資渠道廣泛、資金價格低廉的背景下,信托計劃漸漸失去了往日的光彩。目前信托計劃參與PPP項目融資主要為被動管理,即銀行或保險資金以信托計劃作為通道,參與PPP項目。不過,信托公司也在積極轉型和“自降身價”,推出各類創新工具參與政府融資和PPP項目,以適應市場的變化,尤其是在PPP項目“過橋融資”、產業基金中的“中間級”甚至“劣后級”、地方政府“債務置換”等領域,繼續發揮其方式靈活的優勢。

        3、評述:資管計劃作為參與PPP項目的通道,其本身原本沒有太多優勢,由于資管通道較多(包括信托計劃、私募基金、保險資管、券商資管、公募基金子公司資管,甚至期貨資管),通道之爭激烈,資管公司如果沒有較強的金融資源、項目資源、主動管理能力和議價能力,如果僅僅只做通道,是沒有多少競爭力的。其實資管類公司,游刃于政府、社會資本和金融機構之間,有著比單一金融機構更多的綜合性和中立性——不單純依靠任何一個地方政府、任何一家社會資本或金融機構,是最有可能成為PPP融資的專業融資顧問的生力軍,關鍵是要提升自身的專業性、主動管理能力和議價能力,積累更多的金融資源、項目資源,做到別人融不到資的你可以,別人可以融資的你價格更優,別人價格也優的你服務最好、效率最高。北京云天新峰投資管理中心致力于打造這樣的專業融資咨詢機構,為PPP項目提供全方位、優質、低價的投融資服務。

        (五)其他融資工具

        主要包括資產證券化、融資租賃、資本市場直接融資(IPO或新三板掛牌)及并購重組(以被并購方式退出)、政策性金融工具等。由于資本市場直接融資及并購重組是PPP項目在中后期退出時的一種選擇(PPP項目社會資本退出方式主要是政府方回購),且目前PPP項目大多處于起步階段,離退出階段為時尚早,因此不展開分析,主要分析下資產證券化、融資租賃和政策性金融工具。

        1、資產證券化:資產證券化是PPP項目融資結構中可以考慮的一種方式,一般是對于有穩定可測現金流的“使用者付費”類項目,在進入運營期后,根據合理推算的未來年化現金流,由證券公司等機構將其證券化,在交易所上市發行的一種融資模式。資產證券化可以成為PPP項目投資機構(尤其是施工企業和財務投資人)退出的載體,由于PPP項目期限過長,與金融工具期限錯配,施工企業和財務投資人完成了自己的投資使命后,在到期前需要合理通道退出,資產證券化可以是一種退出模式。

        但資產證券化之于PPP項目同樣存在尷尬:即PPP項目目前有穩定可測現金流的項目不多,多數是市政、交通、民生保障類項目,這類項目在中途退出時,資產證券化無能為力。

        2、融資租賃:融資租賃是近些年來崛起的金融工具,對于有穩定現金流的基礎資產,可以通過直租(購買或建造時融資)、售后回租(存量資產融資)等方式,盤活固定資產,增強流動性,緩解資金壓力。融資租賃對于供水、電、氣、收費公路、旅游景區等又有現金流,又有資產的項目尤為適用。但不可否認的是,由于融資租賃公司獲取低價資金的能力遠較銀行、保險要差,且由于其按季還本付息、收取手續費、保證金等費用的特點,其資金使用效率低,實際融資成本較高,政府方和社會資本方較難接受,因此在PPP項目融資成本普遍低廉的大背景下,只能是PPP債權融資、過橋融資時的一種補充。

        3、政策性金融工具:具有政策支持作用、引導作用的政策性金融工具,也要給予高度重視和充分利用。政策性金融工具,主要指國開行、農發行、進出口銀行等政策性銀行資金,以及財政部牽頭剛剛成立的總規模1800億元的政企合作投資基金,還包括省級政府成立的產業引導基金,等等。由于政策性金融工具具有支持國家重點項目、重點工程、國計民生重大項目的政治使命,且由于其資金來源于中央財政或央行,有的還有政策性貼息,資金成本低廉。因此在進行PPP項目融資時,一定要認真研究和分析項目本身是否具備爭取政策性金融工具支持的條件,能夠爭取的一定要盡力爭取,以提高PPP項目的融資便利性,降低融資成本。

        PPP項目融資目前還處于政府掌握話語權的買方市場,因此PPP融資體現“低價資金為王”的特征。綜合分析上述幾種融資方式和適用范圍不難發現,銀行、保險等低價資金,是PPP項目融資的主要來源,產業基金、資管計劃等要想具備價格優勢,其主要“金主”還得是銀行、保險這些“二媽”;產業基金與資管計劃的區別可以更形象地看做PPP項目資金的“批發”和“零售”;此外,除政策性金融工具外,債權融資部分最有競爭優勢的是銀行貸款和發行債券,充分利用好這兩類金融工具,有利于成本的降低。

        有人可能認為,PPP項目融資,只要找到社會資本就行了,其他都讓社會資本去解決,哪有那么復雜?其實這是政府視角的思維模式。PPP項目的成敗,不僅是政府的“一廂情愿”,也要社會資本的“你情我愿”,而PPP項目“全流程融資”的可行和落地,對于“融資責任方”的社會資本來講,關系到其融資成本和投資回報率,是其能否“嫁給”政府主要考慮的因素。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講,PPP項目“全流程融資”方案的設計能力和落地能力,是PPP專業融資咨詢機構的“必殺技”,也是其區別于傳統工程咨詢、財務咨詢機構的競爭優勢。專業的融資咨詢機構要苦練內功,增強這方面的能力。

        還有人可能會問,那有沒有融資模式的“標準模板”,遇到PPP項目融資套用就行了?答案是否定的。PPP項目融資條件的變量很多:政府財政實力、政府投資平臺實力和信用等級、社會資本實力和信用等級、項目級別(國家級還是省市級或其他)和類型(BOT/ROT還是其他、使用者付費還是政府購買服務)、產業類別(是否是五個專項債支持的產業)、增信措施、財政補貼或金融專項支持(如貼息),政府方給出的最高投資回報率、IRR比率要求,等等,都是影響項目融資結構和融資方式的變量,而這些都需要融資咨詢機構專業團隊的業務知識和經驗積累。

        PPP項目融資是一個新生事物,筆者也只是拋磚引玉,希望能引起業內專家的廣泛關注和積極研討。由于專業能力和經驗所限,不足之處請不吝批評指正。


      华宇彩票注册